欢迎访问越秀区人民法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返回首页 全文检索:
示范性判决参考案例
某某影像(北京)有限公司诉广州某某地产投资有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
副标题:合理使用免责情形的标准认定与司法适用
发布时间:2019-12-12 16:12:04 稿件来源: 作者:

【裁判要旨】

我国著作权法在对著作权人给予专有权保护的同时,也对著作权的行使做了限制和例外规定,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合理使用情形的,在不侵犯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的前提下,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合理使用制度的适用要求使用者履行指明区别义务,但当事人另有约定或作品使用方式的特性无法指明的情形除外。在司法实践中,通常适用国际通行的“三步检验标准”或者其相应的本土化标准去判断使用他人已发表作品的行为是属于合理使用或侵权行为。

【基本案情】

北京市版权局出具的登记号为京作登字-2016-G-000XXX06(详见附表)《作品登记证书》记载,作品名称为bji022XXX0620033件作品(详见附表),作品类别为摄影作品,作者雷某(Lane OXXey),著作权人为原告某某影像(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影像公司),登记日期为2016127日。该证书附表中涵盖有编号为bji14XXX25(京作登字-2016-G-000XXX01)的作品,首次发表日期为2009518日,作品内容为一头金黄色中国舞狮,两位舞者身披舞狮服具,以站姿呈现,前者右脚直立,左脚抬勾,狮头高昂。该作品图片下方加盖有“北京市版权局作品自愿登记专用章”印章。

江苏省南京市某某公证处于201754日出具(2017)宁钟证经内字第2xx3号《公证书》记载,某某影像有限公司于2017418日向该处申请办理保全证据公证,该处公证人员于2017424日操作该公证处办公电脑,依据某某影像有限公司代理人的要求,对相关网页信息进行保全,并将现场截屏保存的文档及网页截图刻录于光盘作为附件,公证书记载了操作全过程。公证书所附光盘中保存了网址为x的网页截图,该页面显示:右上角标注有东方某某·新闻资讯·正文,正文标题为东方某某助推首部民系文化年鉴诞生,时间显示为201524日,信息来源显示为广州市广府文化研究中心,主要内容为《广府文化年鉴(2014)》出版发行座谈会消息报道,配有文字简介和座谈会现场照片,其中一张照片展示了《广府文化年鉴(2014)》一书的封面和封底,该书封面使用了一张中国舞狮摄影作品,该作品内容表现为,一头金黄色中国舞狮,两位舞者身披舞狮服具,以站姿呈现,前者右脚直立,左脚抬勾,狮头高昂。《广府文化年鉴(2014)》由广州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中共广州市越秀区委宣传部、广州市广府文化研究中心编著,由广州出版社出版发行。

经当庭比对,某某影像公司认为上述网页中使用的舞狮图案与其权利作品一致,被告广州某某地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某某东方公司)未经许可在其网站使用涉案作品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广州某某东方公司确认涉案网站是其主办,网站中标题为“东方某某助推首部民系文化年鉴诞生”的消息是其转载,其中配图 《广府文化年鉴(2014)》封面使用的摄影作品与某某影像公司在本案中主张的权利作品相同,但广州某某东方公司认为其转载该书发布消息的间接使用行为不构成侵犯某某影像公司著作权。

另,《广府文化年鉴(2014)》书号为ISBN 978-7-5462-xxxx-9,201412月出版。《广府文化年鉴》是广州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中共广州市越秀区委宣传部、广州市广府文化研究中心组织编纂的年度资料性文献,以出版年号为卷次名称,《广府文化年鉴(2014)》为创刊号,记述地域范围为广州市,记述内容包括基本情况文化门类文化研究文化产业人物文献等。

【裁判结果】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于2018712日作出(2018)粤0104民初93xx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某某影像(北京)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宣判后,某某影像公司及广州某某东方公司均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广州某某东方公司网站转载《广府文化年鉴(2014)》发布座谈会消息,该文中《广府文化年鉴(2014)》一书封面使用了涉案作品,广州某某东方公司的转载使涉案作品呈现于网络,该行为是否侵权某某影像公司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广州某某东方公司应否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著作权法在对著作权人给予专有权保护的同时,也对著作权的行使做了限制和例外规定,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合理使用情形的,在不侵犯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的前提下,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具体到本案,首先,某某影像公司主张的是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即是以有线或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广州某某东方公司在其运营的网站中发布标题为“东方文德助推首部民系文化年鉴诞生”的消息文章,系转载自广州市广府文化研究中心,消息内容是关于《广府文化年鉴(2014)》一书的发布座谈会现场情况,所附照片中除座谈会现场外,有一张照片展示了《广府文化年鉴(2014)》的封面和封底,书籍照片的展示是为介绍、推广《广府文化年鉴(2014)》一书,以使公众对该书有更为直观的了解。而《广府文化年鉴(2014)》封面使用了涉案作品,使得广州某某东方公司在介绍、展示该书时不可避免地再现书籍封面,从而使得涉案作品呈现于网络。然而,广州某某东方公司的主观意图并非系为了向公众提供涉案作品,或使作品得以传播。并且,广州某某东方公司这种对涉案作品的再现没有降低或毁损某某影像公司的商誉和涉案作品的美誉,不会影响某某影像公司对其作品的正常使用,同时也不影响其利用涉案作品正常获取经济利益。因此,广州某某东方公司的行为属于合理使用,不构成对某某影像有限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

【案例注解】

我国著作权法在对著作权人给予专有权保护的同时,也对著作权的行使做了限制和例外规定,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合理使用情形的,在不侵犯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的前提下,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如何界定区分合理使用与侵权行为成为著作权法权利保护的司法研究课题,相关裁判规则的树立和司法适用背后体现的是对著作权人及合理使用权人的合法权益保护的平衡。在司法实践中,通常适用国际通行的“三步检验标准”或者其相应的本土化标准去判断使用他人已发表作品的行为是属于合理使用或侵权行为,下文笔者将结合本院已生效的个案对著作权法的合理使用条款的司法适用逻辑逐一阐述。

一、合理使用系对著作权人专有权利的限制,进而阻却合理使用者的使用行为被认定为侵权。

合理使用制度的设置是为了社会公众利益的客观需要,是对著作权人权利垄断的相对抗衡,也是法律要求著作权人对社会公众应负担的义务。从法理上讲,合理使用是对著作权人专有权利的限制,进一步地,这种限制的正当性阻却侵权行为的认定。考虑到其本身是一种权利限制,我国著作权法合理使用制度设计是穷尽式的权利例外列举,其条款详见于《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十二项情形、《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这两个一般判定要件,目的是尽可能降低对著作权人专有权利的不良影响。在满足前述法定条件的前提下,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可不需要经过著作权人的许可,更无需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但是,即便法律已经尽可能穷尽列举例外情形,但实践中著作权人和合理使用者之间依旧容易形成针尖对麦芒的局面,并将一纸诉状诉诸于法院。

本案中,某某影像公司是涉案作品(京作登字-2016-G-000XXX01,编号为bji14XXX25)的著作权人,作品内容为一头金黄色中国舞狮,两位舞者身披舞狮服具,以站姿呈现,前者右脚直立,左脚抬勾,狮头高昂。富春东方公司在其经营的网站上转载一篇源自广州市广府文化研究中心正文标题为东方文德助推首部民系文化年鉴诞生的文章,文章的主要内容为《广府文化年鉴(2014)》出版发行座谈会消息报道,配有文字简介和座谈会现场照片,其中一张照片展示了《广府文化年鉴(2014)》一书的封面和封底,该书封面使用了一张中国舞狮摄影作品,该作品内容表现为,一头金黄色中国舞狮,两位舞者身披舞狮服具,以站姿呈现,前者右脚直立,左脚抬勾,狮头高昂。某某影像公司起诉富春东方公司的转载行为涉嫌侵犯其网络信息传播权并要求承担侵权责任。本院生效裁判核心立足于遵循法定列举类型,按照一般判定要件标准,综合案件事实和现有证据,认定富春东方公司使用行为构成合理使用,驳回某某影像公司的诉讼请求,正面回应著作权人和合理使用者的矛盾,双方并未上诉。

二、司法实践中通常遵循著作权法一般法定要件,借鉴域外立法,界定合理使用行为。

合理使用制度的实施在于协调与平衡作者、使用人及社会公众之间的利益,兼顾公平与效率。为缓和著作权人和合理使用者的矛盾,国际社会通过《伯尼尔公约》、TRIPs协定和WCT确立了三步检验标准,我国加入前述国际条约,自然也通过我国国内立法成为法院相关判决所依据的核心标准。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具体内容是对国际三步检验标准的类型化总结,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则是其转化为国内立法的具体条款,在理解上通常会借鉴美国版权法的合理使用四要素,更好地解决实务问题。

从上可以归纳出构成著作法上的合理使用,裁判者一般需要考虑的四个因素为:使用目的是非营利性质的;使用的作品应当是已经发表的;使用作品的数量和内容程度应当适当,适当性要求被引用部分不能构成他人作品的主要部分或者实质部分;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一般来说合理使用不应当对被使用作品的市场产生影响。这与美国版权法“合理使用四要素”有异曲同工之处。笔者认为上述做法和标准能较大程度解决司法实务,但其中的解释标准细则仍然有待立法者予以明确,否则在个别复杂疑难案件中法官只能自由裁量甚至“造法”。

在本案中,本院从使用目的、涉案作品性质出发,认为富春东方公司转载文章中配以《2014广府文化年鉴》杂志的封面的,不是出于盈利的目的而单纯再现由涉案作品构成的美感,也不是为了向公众提供涉案作品,或使作品得以传播,而是出于介绍、评论《2014广府文化年鉴》以及介绍该书发布会现场的需要,让读者对《2014广府文化年鉴》书籍有一个直观的了解。富春东方公司在介绍展示该书再现书籍封面,使得涉案作品呈现于网络,是不可避免的行为。其次,考虑富春东方公司对涉案作品的再现行为没有降低或毁损某某影像公司的商誉和涉案作品的美誉,不会影响某某影像公司对其作品的正常使用,同时也不影响某某影像公司利用涉案作品正常获取经济利益的因素后,认定富春东方公司的转载行为属于合理使用,不构成对某某影像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

三、合理使用制度要求使用者履行指明区别义务,不应当给使用者造成过度负担,存在例外情形。

在符合《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十二种情形下,构成作品的合理使用,在使用过程中可不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若使用人没有履行指明作品来源义务,不仅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也无法将自己创作的作品与他人的进行区分,扰乱文化创作秩序,损害消费者利益。

在适用合理使用制度时,是否所有使用他人作品时未指明作品出处的情形都构成侵权?这显然不能一刀切。《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十九条规定,使用他人作品的,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或者由于作品使用方式的特性无法指明的除外。显然,在合理使用制度中存在例外的情形,即在当事人另有约定或由于作品使用方式的特性无法指明的情况下,使用人可免于指明作品来源的义务。

在本案中,富春东方公司转载的文章是为了介绍《2014广府文化年鉴》书籍的发布现场,其为了让读者了解发布会的主要内容使用《2014广府文化年鉴》书籍封面,从而让某某影像公司的涉案作品被呈现于网络,富春东方公司这种使用方式的特征决定了其在文章中难以为书籍封面上摄影作品的著作权人指明姓名及名称,也就说在这种情形下,富春东方公司未能指明涉案作品姓名及名称的行为免责,富春东方公司的转载行为并不构成对某某影像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

综上,正如笔者前文提及的,国内著作权法合理使用制度移植停留在立法条文借鉴而非解释规则上,而国际上对“三步检验标准”的解释争议颇多,以致于在司法实践中出现认定标准不一、人为造法现象。现阶段,合理适用制度应在立法上进一步加强解释细则,适当缩小自由裁量空间,在遵循著作权法所确立的合理使用一般判定要件的同时,及时加强对域外立法的关注和理解作相应的调整。

 

 

Copyright by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1032249号 地址:广州市寺右新马路北一街三巷 邮编:510600